《推理學院》征文大賽獲獎作品展示:封信

在剛剛過去的七夕佳節中,《推理學院》舉辦瞭一場甜蜜蜜的征文比賽活動,比賽要求從遊戲中的二十六個角色中,任意選出兩個角色為CP主角,並為它們創作甜蜜故事!接下來,就請欣賞玩傢47℃為我們帶來的獲獎作品:《封信》吧!

以下是正文:

一個人搬傢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初夏的太陽同盛夏一般毒辣,雨後的空氣滿是煩人的黏熱。下墊面與大氣相互爭搶仍在嬉戲的蒸汽,使不聽話的水分子帶著熱量在灰的身邊上躥下跳。他們的拙劣舉動隨時都有可能要瞭保鮮袋裡松香的命。

高溫的炙烤下,灰蒸瞭一次免費桑拿,還是不用走繁瑣報銷程序的那種。大塊大塊的汗珠從她的額頭掉落,肌膚和衣服如同燈芯般纏綿在一起。雪白的襯衣被汗水浸濕,女人猶如穿瞭一件薄紗,接納光明的沐浴。濕漉漉的感覺並不好受,但她可以在太陽落山之前安置好新居,在遠離光線的黑暗裡獨享溫水澡,犒勞自己一整天的舟車勞頓。

·但她本可以不受這宗罪。要不是那可惡的鄰居出瞭一起命案,她絕不會放棄那處絕佳的據點。女人提著大包小包一邊向前邁步,一邊回憶自己不久前“出逃”時的狼狽模樣。

被警察找上門是灰從業這些年來的頭一回。從貓眼中看到“Police”六個大字時,間諜先是一愣,而後她的全身冒起冷汗,仿佛再往前走一步腳底就會打滑,接著跌入無盡深淵。誠然,這樣滑稽的想象十分可笑,但神經緊繃總歸是好的。橫遭不測在這一行是傢常便飯,隻有保持高度警惕,才不會死於無知。

灰在大腦中瘋狂檢索自己的錯誤,試圖得出一個警察登門拜訪她的緣由。很可惜灰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二次確認讓她的錯誤無所遁形,倘若她犯瞭致命的錯誤,現在應該已經搭上瞭前往監獄的巴士而不是安然坐於傢中。兩位先生並不是特意來采訪她的,畢竟沒有人會在抓捕罪犯時像紳士一樣客客氣氣地請他們去警局喝茶,何況她也不是什麼有采訪價值的大人物,本質上隻是一位住在第七大道某棟居民樓且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至少在完成任務前是的。

那真是駭人聽聞的事情,平日裡勤勤懇懇的傢庭主婦親手殺死瞭自己的丈夫。門外傳來的閑談聲不斷渲染這件事有多麼誇張,相信如此具有爆炸性熱度的案件明天一定會登上推理都市報的頭條。那時,人們會議論紛紛,並為此感到詫異和困惑,而灰不會,樓梯間那把血跡斑斑的消防斧足以印證她的猜想。

間諜小姐辛苦結束一天的工作卻要在夜晚回傢後忍受隔壁女主人不時傳來的哀嚎,這對她來說太過殘忍。也許女主人的遭遇帶有更鮮明的悲慘色彩,但顯然與她無關。超市打折促銷的降噪耳機質量果然低下,很容易就能聽到墻壁另一頭傢庭倫理劇“拍攝”現場的真實收音。她曾經憎恨這面墻太過單薄,隔音效果令人堪憂;憎恨這間屋子的陽臺地理位置太好,能一覽無餘整條第七大道的功能讓她屢試不爽,否則樓下物業的投訴箱一定會被她塞到爆滿。舊住處的生活已經成為過往,過多的思考會降低灰的執行效率,她隻想趕快完成這次潛伏任務,脫離推理之都這片苦難之地,到下一個環境優良的城市工作。

總之,祈禱她的新鄰居不是什麼奇葩的怪咖或是還未進化的野蠻人,灰色地帶的空房並不好找,間諜小姐已經做好瞭露宿街頭的準備。

女人按照藤山先生留下的地址走進一個亮堂的門洞。走廊的吊燈在這密不透光的建築裡顯得格外刺眼,灰習慣性地壓低帽子,遮擋照向自己眼睛的光線。常年的陰暗生活帶來的影響不容小覷,即便走在和煦的暖陽之下,她也感受不到任何光明。住處的變化加大瞭潛伏任務的難度,好在周圍沒有人懷疑她的身份,郵局的同僚會收到新地址並全力配合她的工作。

踏上一個又一個的樓梯,女人對新住所的環境還算滿意。樓道幹凈而整潔,新鄰居的門前還種著幾盆嬌嫩欲滴的薔薇,想必侍奉它們的主人是位溫柔和善的人,興許灰會感激這位鄰居賜給她摘下那該死的降噪耳機的機會,但值得肯定的是,今天晚上她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覺瞭——臥室的隔音墻十分厚實。

“砰!”鄰居出門的聲響可真不小,直覺告訴灰這是位挺能造勢的大人物,當她想走到門口一探究竟,隻看到瞭薔薇花瓣隨風搖曳的痕跡。

難得的休息日僅用於搬傢誠然有些小題大做,灰暗自咒罵這群不體恤下屬的上級。得益於前任市長的高標準嚴要求,就職於政府的人們被施行近乎於“996”的工作制度。雖然美名其曰“為推理之都的市民服務”,實則在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地榨幹員工的每一滴勞動力。

灰漫不經心地擺弄著自己的行李,卻在心裡盤算著如何享用這難得的休息日。下午兩點鐘,熱量達到一天中的峰值,似乎沒有什麼比消暑更令人憧憬的事情瞭。

除此之外,寄給自己的信應該很快就會送達,她需時刻留意藤山先生的新指令。

那淡黃顏色的松香最終難敵炎熱的氣候,化瞭。

天亮瞭。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珠簾映照在渴睡人的臉上。

工作日定時響起的鬧鈴聲大的快要刺破男人的耳膜,不停震動的鐵片無情地將他從醉人的夢境中拉回現實。西蒙不耐煩地伸手拍斷瞭厭人的鬧鐘,慵懶地打瞭個哈欠,妄圖繼續睡個回籠覺。但在求生本能的驅使下,他還是戀戀不舍地離開瞭充滿引力的床,宣告新的一天的開始。

男人隨意地給門口的薔薇盆栽澆水,將散落在地板上的郵件一股腦地裝進公文包,胡亂地將還未熟透的面包塞進嘴裡,隻為壓縮時間以彌補睡懶覺的後果。他惜時如惜命那般珍視,對時間的理解與駕馭讓西蒙年紀輕輕就有所建樹,創下瞭許多令其他政客眼紅的成就。

今天是個重要的紀念日,來自四面八方的權貴們都會受邀前往政府參加一場特別的慶典,作為主人公的西蒙絕不能遲到。雖然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需要發佈,但請這些人來終究是走個過場,勉強充當為吉祥物烘托一下慶典的氛圍。

遠道而來的客人們紛紛入場入座,作為東道主的人們也在緊張地準備最後的工作。

“尊敬的各位來賓,你們好······”盛大的典禮開始瞭,市長西蒙正發表著開幕致辭。明亮的燈光鋪滿舞臺,整個禮堂的光線聚焦在說話的人身上,耀眼的中心為臺下的人們塗上一層朦朧的陰影。

是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從踏上舞臺發言的那一刻起,劇本便在操控他的一言一行。簡短的開幕式反反復復排練十幾次屬實顯得小題大做,工作人員們雖然表現出瞭不耐煩的情緒,但是誰都不敢直接用言語發泄心中的怒火,表面上仍在老實地工作。冒犯前輩是十分忌諱的事情,還沒有人蠢到親手葬送自己的前途。

如您所見,這次慶典的準備十分充分,看起來算是萬無一失瞭。

就在西蒙暗自慶幸開幕順利的時候,一位穿插於座位間派發傳單的女職員不慎摔倒,她手中的宣傳單不受控制地散瞭一地。巨大的聲響把在場的人嚇瞭一跳,臺上的西蒙宛如一面采光鏡,將全場的目光折射到灰發女人的身上。

女人迷迷糊糊地從地上爬起來,伸手就去收集那些散落的紙張,歪歪扭扭的姿態極其不雅,讓人恨不得給她買個矯正走路姿勢的矯正護具。她抓起自己掉落的帽子戴在頭上,撿起所有的單頁急匆匆地轉身離開,仿佛是個沒事人一樣。

與大多數女同志天生的應激反應不同,她的一舉一動西蒙都看在眼裡。不過女人的臉看著有點面生,看來她隻是個新來的小職員,一定會因此挨到上司的不少批評。

市長先生的註意力不可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接下來的時間,他要給客人們匯報一下近期政府的業績瞭。

灰是位高級間諜,竊取情報手段詭異,手法幹凈利落。但很顯然間諜小姐不是位搬傢專傢,在整理屋子這件事上耗費瞭她大量精力。

女人出門前沒戴帽子,她疲憊地抬起雙手,護著亮度過高就會敏感的眼睛,緩解光線所造成的不適。灰木訥地看著自己白皙的皮膚,暴露在太陽下的肌膚被曬的滾燙,用手指輕輕觸碰仍用強烈的灼傷感。

灰色地帶的繁榮程度絲毫不遜於主城區,狹窄的路面加上緩慢的人群流動速度更加凸顯瞭這裡的繁華。灰在人海中艱難地遊走,像平常去菜市場買菜一樣精挑細選自己中意的消暑之地。

“拿鐵半價優惠,初夏限定!”

咖啡屋懸掛的燈牌寫滿瞭充滿魔力的折扣,勾引著上街閑逛的灰前去駐足觀望。她的欲望如烈火般饑渴難耐,同她的活動經費一般熊熊燃燒。

曾經有一位業內頗有聲譽的前輩隕落於一傢咖啡館,你無法想象服務員給你帶來的是香濃溫熱的咖啡,還是冰冷刺骨的手銬。可可豆散發的芬芳香氣從店鋪裡緩緩飄出,環繞在她的鼻梁,最後一道生理防線無法抵擋來自視覺和嗅覺的雙重攻擊。

沒有人會拒絕這等誘惑,沒有人。

踏入店內,一股涼意撲面而來,商傢很慷慨地將冷氣開到瞭可以刺骨的地步。室內的裝潢以冷色調為主,中性的燈光讓灰的眼睛稍微舒適一些。

她放下手四處張望,像隻貓頭鷹扭動著隱形的脖子尋找可憐的獵物,想找個位置坐下。或許酷夏裡大傢都有相同的消暑需求,逼仄的空間裡坐滿瞭人,唯一空曠的地方僅剩下座位與座位之間的過道。遠處有個靠窗的雙人桌還留有一個位置,似乎是為她準備好的,她的雙腳不自覺地向那個唯一的空位移動。

這是個采光極好的卡座,落地窗朝著西北方向,下午兩點半的陽光穿過珠簾映射在玻璃桌面,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她伸手想要拉低帽簷,才發覺自己為瞭摸清周圍的環境換瞭一套便服。

無奈之下,她隻能用一隻手托舉著下巴,用手指分散令人討厭的光。

同桌的男人帶著一個十分醜陋的公文包,零零散散的各類紙質產物攤在桌上,桌面滿當到灰不能愉悅地趴在桌上看著咖啡的熱氣騰雲般升起。等待服務生把特價咖啡端過來的時間有些漫長,她無聊到看著對方在文件上寫一些她不能理解的文字。驀地,間諜發現瞭一樣熟悉的東西。

西蒙沒有被同桌的不速之客所影響,一直在埋頭忙自己的事情。直到他發覺女人盯著公文包裡的一封信件出瞭神,他才忍不住打破這張桌子的寂靜:“小姐,您為什麼一直盯著它?”西蒙第一次正視坐在他對面的女子,蒼白的面容略顯憔悴,卻又不失生氣。此人是彼時慶典上摔倒的那位。

突如其來的提問打斷瞭灰的思考,但她沒有回答男人的問題,反倒喝起瞭服務生剛剛送來的咖啡。半價折扣的拿鐵與門口的概念圖出入很大,或許她對這種打折促銷的東西不該抱有任何多餘的期待。她不禁懷念起舊住處的樓下有超市供應的免費冰水,和老太太們一起爭奪冷飲,這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但確是她前段時間唯一對抗伏熱的手段。

女人不禮貌的舉動讓西蒙有些不快,他伸手拿起瞭那封信,細細地打量它。外觀上除瞭信封有些泛黃以外,唯一的特別之處就是那枚暗紅色的火漆。男人輕輕一揭,一封信紙從裡面掉瞭出來,收信人赫然不是西蒙。

那本是灰為瞭檢測新居能否收到藤山先生的命令而隨意寄出的信件,幾刻鐘前沒在郵箱裡找到它還以為是郵局的工作效率低下沒能及時送達。灰饒有興致地看著緊皺眉頭的西蒙,如同一頭餓狼註視著待宰的羔羊。男人是政府裡能開口說話的人,間諜要抓住這條大魚,牢牢把握難得的機會。

與平日裡尋常女子的不同,使西蒙對灰也產生瞭濃厚的興趣。女人身著一襲白衣襯衫,白凈的臉龐沒有胭脂水粉的厚塗,簡潔幹凈的面容十分符合市長秘書的形象。將一個高素質人才納入麾下,有利於分擔他的工作,節省出更多寶貴的時間。僵持之下,西蒙開口問道:“這是給你的信?”

女人默不作聲,刻意地回避瞭這個問題。除瞭收件人和地址一欄,正文和寄件人都是空白,白到讓人懷疑這封信是否是用瞭隱形墨水寫瞭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沒有,這樣的猜測太過誇張瞭,警方那邊的人的嗅覺比他們的警犬還要靈敏,用這種東西寫信無異於自投羅網,倒不如用些奇技淫巧將情報偷偷傳輸出去。

“或許,我們應該換個話題。”西蒙拾起與脫落於信封的火漆,“質量真差,你應該用好一點蠟棒而不是從蠟燭上刮下來湊合。”誠然是個讓灰喜歡的話題,間諜松開口反駁瞭一陣,又耐心地聽西蒙講瞭一堆關於火漆的故事。

幾輪唇槍舌戰下來,西蒙發現女人其實很健談,隻是缺少說話的機會。兩人交談甚歡,直到店鋪內的客人們都走瞭差不多瞭,還沒有要結束的意思。

“哈,這是你的信。”市長先生從未在休息日說這麼多的話,他感到有些疲倦,回到瞭最開始的話題。

“你留著吧。”灰並沒有拿回那封寄給自己的信,興許給男人留下點什麼實物能增加他對自己的印象。

墻上的時鐘指向四時,悠閑的下午茶時間該結束瞭。

西蒙誠摯地邀請灰前往他的住所參觀。雖然不確定這是不是男人的圈套,但這正合灰的心意,最起碼大魚上鉤瞭。整個下午的閑暇時光讓灰的狀態有所好轉,不過隻是比出門前更有精神瞭一點。

間諜一路跟著西蒙,行走路線讓她覺得自己像是在回傢,但此行的最終目的應該是去男人的傢中做客。踏上一個又一個的樓梯,熟悉的感覺讓她懷疑自己在自掘墳墓,一步步跳入君子設下的陷阱。走到她住的那一層,西蒙從容地打開瞭她傢對面的房門,將灰請瞭進去。

居室樸素且普通。西蒙堆滿書籍的房間跟藤山先生神霄絳闕般的書房相比相差甚遠。原以為大人物都應該住在富麗堂皇的“宮殿”裡,不曾想除瞭書多一點,和灰的新居沒有什麼兩樣。不過這不是重點,在門口脫鞋的時候眼尖的間諜便發現瞭她感興趣的事物。靠在陰暗角落裡的書桌上擺放著一些瓶瓶罐罐,專業的政客總不可能兼職化學傢,因此灰猜測那是男人的興趣愛好。

西蒙請她用過晚飯之後,從冷藏箱裡拿出瞭一袋晶瑩剔透的黃色晶體,純凈得沒有一丁點兒瑕疵。男人手把手地教灰如何使用軟化蠟條的爐子,將松香與其他材料攪拌在一起混合成顏色瑰麗的液態封蠟成品。都是些灰沒用過的高級貨,她第一次知道火漆這玩意也能有這麼多講究。甚至當她的手下誕生一個個精美的成品時,不禁發出瞭“好漂亮。”等感嘆。

夜晚的時間過得很快,當西蒙提出要送她回傢的時候,灰擺擺手,在西蒙詫異的目光下拿出手中的鑰匙打開瞭對面的門。

“明天單位見,火漆先生。”

休息日的一天到此結束。

“你已經沒有退路瞭。”走廊裡的談判專傢在用一個擴音器喊道。不過他扯著嗓子發出的聲音足夠大,這讓擴音器看來隻是一個無用的飾品。

領頭的是個紫發女警,秀麗的長發像精美的藝術品,是金主們想要剪下來好好收藏的那種理想類型。她在樓梯上思考瞭片刻,最終決定讓手下們破門而入。

“砰!”房門被特警們強行打開,有些腐朽的木質品在強力的破拆下發出瞭咿咿呀呀的噪聲。剎那間,一群人湧瞭進去,女警在門口張望,急切地想要聽到從裡面傳來的好消息。

“長官,人跑瞭。”荷槍實彈的特警們毫無所獲地從裡面走瞭出來。菲警官心中一股怒火湧上心頭,氣憤地直跺腳,張牙舞爪的表情和披頭散發的模樣實在可笑,不知道的還以為是cosplay警察的精神病人。

“下一次,我一定會抓到你的。”菲璐翻看著上次警員來走訪的調查記錄,企圖從中尋到蛛絲馬跡。間諜就像人間蒸發一般消失不見瞭,警察們屬實遇到瞭一個難纏的對手。

在西蒙的介入下,履歷不深的灰一步登天,成為瞭市長先生的助手。盡管隻是傳達上司的命令,但灰已經成為瞭“說話”的人之一。

夏天的天氣分為幹熱和濕熱,工作日的艱辛增加瞭人們對周末的憧憬程度。灰和西蒙二人可以在炎熱的酷暑裡作伴,享受夏天裡難得的快樂。

長時間的相處使彼此之間暗生情愫,灰明白自己的使命不允許兩人永結同心,“正義”的呼喚無數次在她的腦海裡閃過。她是出身於黑暗的人,蠻然地投入光明的懷抱隻會被吞噬成灰燼。

洗滌靈魂並不為專屬於光明的特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黑暗也能給予處在深淵的人希望。灰的靈魂受到瞭黑暗的滋養,在黑色勢力的保護下蹣跚學步,長大成人。藤山先生對她的養育之恩她永遠銘記在心,不會因所謂正義的一句“回頭是岸”而動搖自己的立場。

她好像理解瞭那位婦人的痛楚,灰不由得對她產生瞭一點憐憫的情感。

盛夏的夜晚,稍微能感受到一點秋意的入侵。提前駕到的秋風沒有給灰任何的預示,它們鉆入她寬大肥厚的袖子,讓她不禁打瞭個寒顫。

間諜從袖口裡掏出一封信,暗紫色的火漆是藤山先生傳遞給她的信號,是時候行動瞭。

農歷的七月初七是一個奇妙的日子,為瞭去看子虛烏有的牛郎織女相會,有的地區為此舉辦瞭煙火大會並邀請市長先生前去助興。灰是位無信仰者,她不相信有什麼上帝或者佛祖可以給她帶來好運,但她很感激這些虔誠的信徒給予她機會去完成任務。

在確認過西蒙登上前往煙火大會的汽車後,間諜躡手躡腳地溜進市長辦公室,用拿到的鑰匙打開機密文件的保險箱。她不想拖愛人下水,不願讓他成為包庇間諜的罪人,當然也不能辜負殺手組織的期盼。她從口袋裡顫顫巍巍地掏出微型相機,猶豫著該如何抉擇。

如果有機會重新選擇自己的人生,她情願待在正義的一方,哪怕隻是冠上“正義”二字的邪惡。間諜開始麻利地拆開一份份文件袋,冷漠地將裡面的機密檔案拍下來。灰是位高級間諜,不可能被情緒影響。女人面無表情地將自己的情感收瞭起來,像冰冷的機器執行命令那樣機械地拆袋、拍照、裝袋。間諜的手法幹凈利落,所有的文件袋都按各自原本的線圈圈數纏瞭回去。最後,將它們原封不動地送回自己的位置,間諜的潛伏任務就將告一段落。

女人在放回保險箱裡的文件後,還要將其中一些塞到對她來說有些高的書架上。這是嬌小的身軀無法一次性承擔的重量,倘若灰要是一個一個放,外出歸來的警衛們會將間諜直接送進隔壁的派出所。

一雙帶有溫度的手幫她托舉著文件,讓它們挨個復位。灰感受到瞭身後男人的氣息,沉重的喘息聲嚇得間諜就像第一次進入政府工作時面對上司不敢吭聲的模樣。當然,這一次不是裝的。

間諜不敢想象市長的能量,她不過是一隻小小的螞蟻,一旦身份暴露,隨便找個人輕輕一捏就一命嗚呼。

西蒙幫她把所有的文件放回瞭遠處,臨走之前,他從辦公桌的抽屜裡抽出瞭一封信,放入瞭間諜裝著相機的口袋。

天空中煙火悄然綻放,月色灑在地面上,灰在西蒙的掩護下離開瞭戒備森嚴的是非之地。

七夕過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市長先生的辦公桌上有一份來自灰的辭呈。

“尊敬的西蒙先生,很抱歉以這樣的方式向您告別,謝謝您一直以來的照顧······”夾雜在其中的一張信紙上如是寫道,不平整的表面隱約能看出眼淚的痕跡。

鬧劇收場,間諜小姐圓滿地完成瞭她的謝幕演出。無與倫比的滑稽表演十分精彩,馬戲團團長一定會懊悔錯失她這樣的人才。她是在七夕深夜裡離開的,踏上藤山先生派來接應她的車之前,灰回望一眼這棟普通的居民樓。她開始眷戀這座城市,有朝一日,她會回到推理之都,去追憶難得的溫情時光。

整個殺手城在為間諜的勝利而歡呼,而功臣本人卻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悅。或許能馬上帶給她快感的,是大人物在電視上被大風刮掉假胡子的視頻,循環播放一定可以舒緩女人緊皺的眉頭。

在殺手們的眼裡,她是戰無不勝的傳奇人物,從未失手,或許隻是他們沒有機會看到她的失敗而已。間諜的內心被什麼東西填充瞭,如今這東西被人從身體裡奪走,她體會到瞭強烈的失重感。灰再一次想起那位命運多舛的女鄰居,她對她心生憐憫,盡管灰不是什麼擁有慈悲心腸的善人。

今晚我應該睡個好覺,在夢裡煩惱和憂愁不會存在,最好祈禱明天早上梳妝時老鼠沒有把愛人的書信當成晚餐。藤山先生獎勵瞭灰一筆可觀的賞金,看來下次任務的居住條件將會有所改善,希望暖氣供應足夠充足,她可不想在冬天裡被凍成冰塊。

入夜就該睡覺,她拿出珍藏許久的降噪耳機,希望它能抵擋外面那群嗜酒如命的殺手的喧囂。

離開之前,西蒙將原本屬於間諜的信還給瞭她。

愛人的書信封的很死,灰沒法用小刀將火漆完整取下。她仔細地將鮮艷的封蠟與信封剝離,成功的時候發覺自己的手心都是汗,女人緊張地說不出話瞭。信的內容是西蒙的真情告白,控制不住的淚水從眼角不爭氣地流出。

鮮紅色的火漆圖案她還認得,是西蒙照著門口的薔薇花刻出來的印章所制。愛人對她的一片真心,無需懷疑。

瑰麗的紅色火漆代表著他們轟轟烈烈的愛情,灰不會記得這次任務又為殺手組織立下瞭多少功勞,但始終明晰她無法成就的愛情。

泛黃的信紙會替你封存愛意,直至永恒。

全文完。

《推理學院》是一款寓教於樂的休閑遊戲,能幫助你提高觀察能力、邏輯思維能力、想象力、判斷力、表述能力、心理素質和表演能力;同時也可以培養您的團隊精神、活躍團體氣氛、增進團隊成員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是目前線上最大的殺人遊戲,豐富的角色設定和多樣遊戲版本,帶給玩傢最完善的殺人遊戲體驗。

閱讀更多: